教育研究

北京市幼儿园布局的现状、问题与优化路径——基于GIS的分析

洪秀敏 马 群 钟秉林

摘 要:面对新形势下的“入园难”问题,构建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成为当务之急。文章采用GIS技术,以北京市为例,分析幼儿园的空间布局情况,包括幼儿园分布与人口的关系、幼儿园的密度等级和幼儿园的服务范围,结果发现:当前北京市幼儿园与学前人口分布不完全匹配,区域之间分布不均,未能形成连片的覆盖网络,服务压力大,如果不及时调整,便会加剧学前教育的供需矛盾。据此文章提出了合理规划资源布局、均衡区域资源配置的优化建议。

关键词: 学前教育;资源布局;GIS;北京市

学前教育资源布局主要是指幼儿园在地理空间上的分布。面对学前教育结构和布局不合理的现状,《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强调构建“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要“建立健全与常住人口变化趋势和空间布局相适应的城乡学校布局建设机制,合理规划学校服务半径”;《教育部等四部门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把“充分考虑人口政策调整和城镇化进程的需要,优化幼儿园布局”作为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基本原则,凸显合理进行学前教育资源配置的重要性。当前,面对新的社会和经济发展形势下学前教育的“入园难”问题,即幼儿园供给不足、“全面二孩”政策后新增的入园压力和幼儿就近入园的需求,原教育部长袁贵仁将合理布局规划放在第一位,指出应将人口变化和教育相结合,做好学前教育规划,合理布局学前教育机构。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教育资源分布与学龄人口不匹配的现象日益明显。[注]刘善槐:《我国城镇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研究》,《教育研究》2015年第11期,第103-110页。选取城镇化率86.2%、幼儿园和人口空间分布存在错位现象和区域幼儿园配置不均的北京市作为个案,研究高度城镇化进程中幼儿园的布局具有典型意义,尤其是在人口政策调整背景下,清楚掌握当前幼儿园布局是未来学前教育资源合理规划首先要考虑的实际问题。为了增强幼儿园布局分析的科学性,本文采用跨学科视角,引入GIS技术,对幼儿园的地理分布、与人口的关系、密度等级和服务范围进行空间分析,探讨优化幼儿园空间布局的可行路径。

一、 研究对象与方法

(一)研究对象

分析北京市幼儿园布局及其合理性,具体关注幼儿园的分布、幼儿园和人口布局的相对关系、幼儿园的核密度和点密度、幼儿园的服务范围等。

(二)研究方法

研究主要采用ArcGIS(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软件,借助其强大的空间表达和分析功能,以地图形式呈现北京市幼儿园的分布情况。首先,基于现有底图,借助各种经纬度提取系统,参照北京市行政区划图,使用提取坐标的工具,确定区县边界的控制点,以便绘制带有经纬度坐标的区划边界,并进行空间校正和图层合并,最终形成布局分析的基础图层。其次,收集北京市各区县的人口和学前教育资源的统计数据,包括2010年中国公里网格人口分布数据[注] 付晶莹、江东、黄耀欢:《中国公里网格人口分布数据集》,全球变化科学数据注册与出版系统,DOI:10.3974/geodb.2014.01.06.V1, http://www.geodoi.ac.cn/WebCn/doi.aspx?DOI=10.3974/geodb.2014.01.06.V1。、北京市常住人口、育龄妇女、学龄前人口、在园生规模、幼儿园数量和班额等。同时,根据北京市教委和相关网站公布的幼儿园名单,整理全市各区县的幼儿园名单(2016年官方发布信息),并借助谷歌和百度地图搜索园址,确定经纬度信息。最后,通过Jenks自然段点分级法(保证组内差异最小,组间差异最大)划分人口和学前教育资源分布,并使用地图呈现。

在对全市幼儿园进行空间分析时,为探讨幼儿园分布与人口分布的匹配程度,应用2010年公里网格人口分布数据、街道育龄妇女数据和0-5岁幼儿分布数据,参照幼儿园分布,进行对比分析。在参考已有研究的基础上,考察幼儿园分布的密度等级,主要通过核密度和点密度进行分析。其中,核密度可以给幼儿园所在的位置赋最高权重,依次向四周扩散,在搜索范围内逐渐缩减至零,据此可以划分出据核心向外不同的密度等级;而点密度则是计算一定范围内幼儿园分布的密度,以此可以发现园所密度集中和重叠的地区。随后,应用空间可达性中的直线距离工具,设置幼儿园服务半径基线为300米,最大可接受半径为1000米[注] 《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 GB50180-93(2002 年版)》,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2年版,第7页。,分析园所覆盖范围。以上操作主要考察幼儿园布局的合理性,即是否与人口分布相匹配、是否存在服务盲区、是否存在叠加区域、是否存在服务片区,以此考察不同区县间的幼儿园布局差异情况,为分析学前教育资源配置现状提供实证依据。

二、 北京市幼儿园空间布局现状及其问题

北京市地理坐标为东经115°24′-117°30′,北纬39°28′-41°05′,总面积16410平方千米,平原仅占1/3,其余为山地。2010年,北京市形成了14区2县的行政区划格局。[注] 段柄仁:《北京年鉴2014》,北京年鉴社2014年版,第85页。其中,东城区和西城区构成首都核心功能区,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和海淀区构成城市功能拓展区,房山区、通州区、顺义区、昌平区和大兴区构成城市发展新区,门头沟区、怀柔区、平谷区、密云县和延庆县构成生态涵养发展区。下面将围绕北京市不同区县人口和幼儿园的分布情况进行比较分析。

(一)幼儿园分布:由市东南部的核心区和拓展区向外扩散

图注:由于北京市面积较大,以点要素形式存在的幼儿园在图中显示比例过小,图中点要素经过放大,故不同于实际比例。
图1 北京市幼儿园分布图(单位:所)

北京市2016年经教委发布的幼儿园共有1489所。从幼儿园在不同区县的分布数量来看,朝阳区的幼儿园数量最多,落入第五等级,有214所。其次是海淀区、通州区和丰台区,它们均落入第四等级(138-160所)。再次是昌平区、房山区和顺义区,它们均落入第三等级(96-114所)。落入第二等级(63-77所)的区县最多,分别是大兴区、密云县、西城区、怀柔区和平谷区。剩下的延庆县、东城区、石景山区和门头沟区均落入第一等级(29-52所)。可见,北京市的幼儿园主要分布在城市功能拓展区和城市发展新区,即围绕市东南部向外扩散,越靠近首都功能核心区,幼儿园分布越密集,越向郊区发展,幼儿园分布相对越分散(见图1)。

(二)幼儿园与人口关系:人口多密处园所多,区县间匹配度差异大

1 北京市分区县面积及人口分布情况(单位:平方公里、人)

区县面积常住人口育龄妇女0-5岁人口在园生全市16454.911882726212913219799089364954东城区41.849192535403962971913193西城区50.712433157353784074816698朝阳区470.83545137242119313693862329丰台区305.87211216213565249200740401石景山区84.386160833845872613613409海淀区430.773280670232869911500958028房山区20199448325693344405628878通州区906.2811842567705375530625455顺义区10218766205678643920819184昌平区1343.5166050111928317405423294大兴区103613651129583346259224965门头沟区1448.84290476164587124415241怀柔区2122.6372887228277190738642平谷区950.13415958237768175268393密云县2229.454676802676392199410343延庆县1993.75317426189271122826501

表注:人口数据一般为六普数据。育龄妇女指15-49岁的女性。受制于数据可获得性,选用0-5岁人口数据最接近学前适龄人口数据。在园生数据则为2014-2015学年统计的数据。

考察人口分布情况是为了与学前教育资源的布局进行对比分析。具体的人口指标包括从总体上把握常住人口的分布,关注与政策相关的育龄妇女人口分布,使用可获取的分区县0-5岁人口[注] 0-5岁人口数=总人口数-6岁及以上人口数。采用北京市六普年龄数据验证推测0-5岁人口方法的有效性,实际显示数据与2010年计算结果基本一致。代替学前适龄人口进行分析,同时基于可获取的在园生分布情况,为对比幼儿园和人口分布的匹配程度提供实证依据。

北京市密云县的面积最大,有2000多平方公里,占全市的13.55%,但是,在2010年,常住人口不足50万,仅占全市的2.48%;东城区面积最小,40多平方公里,仅占全市的0.25%,但是常住人口超过91万,占全市的4.88%,比密云县多出将近一倍。可见,区县面积和人口数量并不成正比。首都核心功能区和城市功能拓展区的人口基数相对较大,尤其是海淀区和朝阳区,常住人口、育龄妇女、0-5岁幼儿和在园生规模都是全市之最,两类辖区的常住人口数量占全市的62.23%,但是两类辖区的面积仅占全市的8.41%。相较之下,城市发展新区和生态涵养发展区的面积占全市的90%以上,但是常住人口不到全市的40%。在后两类辖区内,昌平区常住人口最多,占全市的8.82%,面积占全市的8.16%。育龄妇女、0-5岁人口和在园生分布也基本和常住人口分布情况保持一致,但是又有所差异(见表1)。

图注:图左显示人口数量,图右显示人口密度,下同。
图2 北京市幼儿园、常住人口及其密度分布图(单位:所、人、人/平方公里)

具体来看,常住人口数量最多的是朝阳区和海淀区,常住人口约328-355万人,落入第五等级,对应的幼儿园在160-214所之间。落入第四等级的丰台区和昌平区有常住人口约166-211万人,对应的幼儿园数量在114-139所之间。首都核心功能区和其他城市发展新区常住人口数量则全部落在第三等级(约88-137万人),对应的幼儿园数为51-138所。密云县和石景山区的常住人口则约为47-62万人,落入第二等级,对应的幼儿园数为50-70所。余下的生态涵养发展区(县)常住人口约为29-42万人,均落入第一等级,对应的幼儿园数为29-63所。可见,不同区县之间的幼儿园与人口匹配程度存在巨大的差异。从人口密度分布来看,幼儿园主要分布在人口密集的区域,最为明显的是首都功能核心区和城市功能拓展区。此外,房山区的东部、昌平区的中部、顺义区的中部、平谷区的西南部、密云县的西南部、怀柔区的东南部和延庆县的西南部都是幼儿园和人口相对比较密集的地区,其他区域的幼儿园分布较为分散(见图2)。

在常住人口中,育龄妇女人口最多的同样是朝阳区和海淀区,约233-242万人,落入第五等级,对应的幼儿园数在160-214所之间,两区之间园数差异较大。其次是丰台区、昌平区和大兴区,育龄妇女人数约为96-136万人,落入第四等级,对应的幼儿园数在77-139所之间,园数多寡基本与地区妇女人数多寡趋势相匹配。落入第三和第一等级的区县数量最多。第三等级的育龄妇女约在54-77万人之间,主要是首都核心功能区和其他城市发展新区,对应51-138所幼儿园,区域之间幼儿园的数量、与育龄妇女人口匹配程度差异明显;第一等级的育龄妇女约在16-27万人之间,囊括了所有生态涵养发展区,对应29-70所幼儿园;而石景山区被单独划入了第二等级,育龄妇女约38万人,对应50所幼儿园。从育龄人口密度分布来看,幼儿园主要分布在育龄妇女高度集中的首都功能核心区和城市功能拓展区,并向外延伸,但是育龄人口密度相对较低的区县也有部分地区幼儿园分布较多,这与此前分析的人口分布相对应(见图3)。

图3 2010年北京市幼儿园、育龄妇女及其密度分布图(单位:所、人、人/平方公里)

总体上,常住人口和育龄妇女越多或越密集的地区,幼儿园的数量越多,也会越密集。但是,人口数量相似的区县之间存在幼儿园数量差异明显的现象,幼儿园分布并不能完全与人口分布相匹配。

(三)幼儿园与学前人口关系:园所供给失衡,总体和园班人数对应度低

与常住人口和育龄妇女人口分布相对应,朝阳区和海淀区的0-5岁人口最多,约11.5-13.7万人,落入第五等级,对应160-214所幼儿园。其次是丰台区和昌平区,0-5岁人口约为7.4-9.2万人,对应幼儿园数为114-139所。落在第三等级(约3.9-6.3万人)的区县数量最多,包括西城区和其他城市发展新区,对应69-138所幼儿园,区域之间幼儿园与人口的匹配程度差异大,大兴区和西城区的园人匹配度相对较低。东城区、石景山区和密云县被划分到了第二等级,0-5岁人口约为2.2-3万人,对应的幼儿园数为50-70所,园人匹配度不高。余下的生态涵养发展区均被划入第一等级(约1.2-1.9万人),对应29-63所幼儿园。从人口密度分布来看,0-5岁人口密度相对集中的首都核心功能区和城市功能拓展区幼儿园分布相对集中,而0-5岁人口居中或相对较低的区域也存在幼儿园密集区,这可能和聚居地的分布有关,但是同样存在幼儿园数量与0-5岁人口分布之间不匹配的情况,0-5岁人口数量相似的区域之间幼儿园的布局存在较大的差异。整体而言,虽然首都功能核心区幼儿园相对密集,但是人多园少,城市功能拓展区人多园多,部分城市发展新区园人不匹配的现象比较明显,生态涵养发展区人少园少(见图4)。

图4 2010年北京市幼儿园、0-5岁人口及其密度分布图(单位:所、人、人/平方公里)

幼儿园在园幼儿[注] 图中幼儿园分布采用的是2016年初发布的幼儿园信息,共有1489所;幼儿园在园人口采用的是2014-2015学年学前教育的统计数据,当时有1426所幼儿园,故对应的指标均按此时的幼儿园数量计算。由于数据可得性、时间间隔短和园数差异小,且基本上反映的是2015年的情况,所以可以作为互补性参考。最多的区县依然是朝阳区和海淀区,落入第五等级(约5.8-6.2万人),对应的幼儿园最多,对应155-203所幼儿园。其次是丰台区,有在园生4万多人,共设置132所幼儿园。落入第三等级(约1.9-2.9万人)的区县最多,它们构成城市发展新区,设置的幼儿园数量在71-136所之间不等,区域之间差异明显。首都核心功能区、石景山区和密云县落入第二等级(约1-1.7万人),对应48-68所幼儿园。余下的生态涵养发展区落入第一等级(约0.5-0.9万人),对应28-62所幼儿园。具体来看园均在园生规模,海淀区和大兴区的园均在园幼儿数最多,落入第五等级(352-374人之间),属于大规模办园,对应的幼儿园数在71-155所,园人匹配度差异度大。其他城市功能拓展区和房山区落入了第四等级(279-307人之间),属于中等偏上规模办园,对应的幼儿园最多达203所,最少有103所。首都功能核心区和顺义区落入第三等级(231-264人之间),近似于中等规模办园,对应幼儿园数在50-83所之间。昌平区、通州区、门头沟区和怀柔区落入了第二等级(166-210人之间),属于小规模办园,对应的幼儿园数在28-136所之间。余下的生态涵养发展区均落在第一等级(116-152人之间),属于极小规模办园,对应的幼儿园数在56-68所之间(见图5)。

图注:图左显示在园生数量,图右显示园均在园生。
图5 北京市幼儿园、在园生及园均在园生分布图(单位:所、人、人/园)

进一步考察班级规模,即平均每班有多少名幼儿。由图6可知,顺义区的幼儿园班额最大,达32人,落入第五等级,对应幼儿园83所。东城区、海淀区、丰台区、大兴区和怀柔区班额在29-30人之间,落入第四等级,对应幼儿园为52-155所。西城区、石景山区、通州区、门头沟区和延庆县的班额为27-28人,落入第三等级。朝阳区和昌平区的班额为26人,落入第二等级,对应111-203所幼儿园。余下的生态涵养发展区落入第一等级(24-25人/班)。

由此可见,幼儿园与学龄前人口的匹配程度,不仅需要考察适龄人口,还需要综合考虑幼儿园与在园生总体规模、园均和班均人数之间的关系。在首都功能核心区的幼儿园数量相对较少,在园生人数属于中等偏下水平,园均容纳在园生属中等水平,班额较大;城市功能拓展区的幼儿园数量最多(石景山区除外),在园生规模最大,园均幼儿数也最多,但是班额多寡不一(如朝阳区园数和人数最多,但是班额是城市功能拓展区中最小的);城市发展新区中幼儿园数量较多,在园生规模属于中等水平,园均幼儿多寡不一,有大规模办园,也有小规模办园,班额差异十分明显(如顺义区在园生规模在城市发展新区中是最少的,幼儿园相对较少,近似中等规模办园,但是班额是最大的),园人不完全匹配;生态涵养发展区的幼儿园数量最少,在园幼儿也最少,园均规模基本属于(极)小规模办园,班额属于中等水平。

图6 北京市幼儿园及班额分布图(单位:所、人/班)

(四)幼儿园密度等级:高度密集于中部以南,分散设置于其他地域

图注:图左为原比例图,图右为放大图,下同。
图7 北京市幼儿园核密度等级分布图

从图7可见,密度等级最高的地域每平方公里有近似2-5所幼儿园,它们主要集中在北京市中部以南,具体分布在石景山区的中部和西南部、丰台区的东北部、首都功能核心区的中部以外的地区、海淀区靠近正中部的地区、朝阳区的西部(尤其是西北部)、通州区的西北部(靠近朝阳区的东南边缘)、大兴区的北部(尤其是西北部)、房山区的东部。此外,幼儿园高度密集区还包括昌平区靠近正中部的地区、顺义区的西南部、平谷区的西南部、延庆县的西南部、怀柔区的东南部(靠近顺义区)、密云县的西南部(靠近顺义区),基本上呈现以首都核心功能区为中心向外发散的态势,越靠近老城区方向的幼儿园的密集程度往往越高,这一现象在城市功能拓展区表现得尤为明显。但是,大部分区县只有某几块区域的幼儿园密度较高,其他大部分区域的幼儿园密度都较低,每平方公里可能设置的幼儿园不到1所,分布较为分散,这在城市功能发展新区和生态涵养发展新区表现得尤为明显。

图8 北京市幼儿园点密度等级分布图

与核密度分析相对应,北京市南部的首都核心功能区和城市功能拓展区的点密度较高,幼儿园分布的交叉程度最明显,每平方公里落在同一区域内的幼儿园最多近4所,最少不足1所。石景山区中部以南,丰台区的东北部,朝阳区的西北部,丰台区的东北侧,海淀区的中部和东部,石景山区、丰台区、海淀区和西城区的交界处,丰台区、朝阳区和东城区的交界处,海淀区和昌平区在东北部的交界处,通州区西北部靠近与朝阳区接壤的地域都存在相当多的重叠,此外,其他区县的部分地区也存在相对明显的分布重叠现象。整体而言,由首都功能核心区越向外扩展,幼儿园密度等级越低,分布也越为分散,加之越向外区县占地越大,幼儿园往往分散在区县内各处(见图8)。

(五)幼儿园服务范围:中部以南覆盖面大,越向周边扩展越分散稀疏

根据幼儿园服务的相关规定[注] 建设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2002年版)》, http://www.zzupb.gov.cn/data_news/2010/11/18/18FE448F-4449-4DCE-99DE-91520DB860B0.shtml,2010年11月16日。,其服务半径不宜超过300米,即其服务范围在以幼儿园为圆心半径为300米的范围内。如果按照这一标准,那么幼儿园的数量明显不足,其覆盖范围较小。除了首都功能核心区和城市功能拓展区能形成一定的服务网络之外,其他区域幼儿园的覆盖面并没有形成较为明显的连片服务区,且分散程度较高(见图9)。

图9 北京市幼儿园服务范围分布图(一)

若是将服务半径扩大至1000米,那么中部以南的服务面较为明显,以景山区和海淀区东南部为界向南部和东南部扩展,形成较为密集的服务网点,但是服务面存在较多的重叠。由城市功能拓展区向周边延伸,城市发展新区靠近城市功能拓展区的地域形成了一定的服务网络,大部分生态涵养发展区靠近城市发展新区的地域服务网点也较为密集,相较之下,北京市的外围地区,尤其是北部、西北部和西南部的外围地区(当然也需要考虑山区和半山区的情况),其幼儿园的成片服务区相对少很多,且幼儿园覆盖辐散范围小而零碎。虽然扩大服务半径能有效扩大幼儿园服务面,但是这无形中将加重家庭的交通成本,进而使家庭就近入园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见图10)。

图10 北京市幼儿园服务范围分布图(二)

三、 北京市幼儿园布局优化建议

北京市幼儿园的布局分析结果显示,虽然幼儿园的设置与人口分布相对匹配,但是幼儿园数量和服务覆盖面并不能满足幼儿的实际需求,并且区域之间的学前教育资源分布差异明显。[注] 杨卡:《北京市人口—教育资源空间协调度分析》,《城市发展研究》2016年第2期,第118-124页。为了应对未来(尤其是“全面二孩”政策下)可能的人口变化,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学前教育资源布局与人口分布之间的联系,建立起对未来人口变化的预测机制和当前人口分布的监测系统;同时注意均衡学前教育资源的分布,缩小区域之间的差距,在规模效益与就近入学之间取得平衡[注] 万明钢、白亮:《“规模效益”抑或“公平正义”——农村学校布局调整中“巨型学校”现象思考》,《教育研究》,2010年第4期,第34-39页。;设立幼儿园空间布局信息系统,分析园所可达性和探讨布局优化规划,通过调整人口疏密地区的幼儿园空间布局,形成连片的服务网络。

(一)建立人口预测和实时监测系统,及时调整资源布局匹配人口变化

当前,我国正处于人口政策调整阶段,一方面,准确把握学前适龄人口的变动趋势将成为幼儿园布局调整的必要前提。[注] 范先佐、郭清扬:《我国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的成效、问题及对策——基于中西部地区6省区的调查与分析》,《教育研究》2009年第1期,第31-38页。另一方面,实时监测当前人口和园所数量及分布情况,不仅是学前教育发展规划的基础,同时也是科学预测未来人口变化和园所布局调整的依据。在“全面二孩”政策下,未来五年的新增出生人口在230-430万左右,[注] 王广州:《影响全面二孩政策新增出生人口规模的几个关键因素分析》,《学海》2016年第1期,第82-89页。其中,北京市比常年多4-5万,[注] 人民网:《北京卫计委解读全面二孩:预计明年新生儿达30万》,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1110/c1001-27796037.html,2015年11月10日。如果扩展至常住出生人口,那么这一数字会提高6-7万,[注] 李婷婷、程媛媛、沙璐:《应对“全面二孩”教育资源将重新布局》,《新京报》2016年1月24 日第A10版。这势必对幼儿园数量和空间布局提出新的要求。正是考虑到人口因素和相关人口政策调整所起的关键性作用,[注] 雷万鹏:《家庭教育需求的差异化与学校布局调整政策转型》,《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6期,第147-152页。政府应分区县、乡镇街道建立二孩政策目标人群和新生人口的电子档案,形成完善的人口监测系统,统一记录在全市人口统计与管理数据库中,并定期进行身份和数量核查,结合人口科学预测结果,与配套学前教育服务相绑定(如入园登记),方便相关部门根据市内适龄人口的分布变动情况及其学前教育需求动态配置学前教育资源,进而,在人口地图的基础上形成配套的教育地图,健全和完善覆盖城乡的学前教育服务的公共信息网。

(二)平衡区域间学前教育资源配置,兼顾幼儿就近入园和资源使用效率

虽然园所分布会受到人口变化的影响,但是不同区域也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如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这使得各区县之间幼儿园分布并不均衡。排除地域广度的影响,仍有不少区域的园所分布过于稀疏,甚至不足,尤其是近、远郊的区域,而靠近中心的地区园所分布相对过于密集。学校的布局调整通常需要考虑服务覆盖人群数量和入学距离。在园所密集的地区,如中心城区,覆盖人群往往较大,但是可能存在服务区交叉,造成资源的浪费,对于这类园所可进行合并或拆除,优化资源布局;但是也不排除学前教育资源相对较多、却仍然供求紧张的区域,此时也没有较合适的土地资源,往往会考虑改建闲置校舍、扩建园所或增大班额,不过,这可能造成巨型幼儿园或低师幼比,规模经济效益受到抑制;[注] 李红恩、靳玉乐:《美国中小学学校布局调整的缘由、现状与启示》,《比较教育研究》2011年第12期,第6-9页。在人口较少的山区或半山区,家长却很难找到满足幼儿就近入园的幼儿园,为此,应该至少在区域内保留或新建一所幼儿园,确保适龄幼儿不因园所布局问题而失去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在教育公平和资源使用效率上求得动态的平衡。[注] 郭清扬:《农村学校布局调整与教育资源合理配置》,《教育发展研究》2008年第7期,第61-65页。同时,对于教育资源丰富的区域,应考虑加强其与其他区域的幼儿园之间的联系,如当前北京市正在着手努力促进幼儿园之间通过相互挂职、培训会、座谈会、观摩研讨会、经验交流会等方式确立手拉手帮扶结对交流协作关系;[注] 燕山教育委员会:《燕山地区示范幼儿园与房山区幼儿园结对帮扶交流活动启动仪式顺利召开》,http://moral.ysedu.gov.cn/jiaoyuxinwen/jiaoweijianbao/document/d11bf775fe6d.html,2017年3月1日。再如以优秀园长带头设立工作室,并进入不同区域的幼儿园进行交流指导和研讨,促进优质学前教育资源向外辐散,推动不同区域学前教育的和谐发展。[注] 燕山教育委员会:《冯惠燕工作室走进燕山学前教育交流活动》,http://www.ysedu.gov.cn/jiaoyuxinwen/jiaoweijianbao/document/88c64b14566d.html,2017年6月21日。

(三)构建幼儿园空间分布信息系统,合理确定服务半径并探讨空间布局优化

从北京市园所分布来看,在地图上难以形成连片的服务网络,尤其是发展新区和涵养发展区。这涉及到教育资源分布的空间公平性,而具体的服务半径需要兼顾国家规定、当地政府行为和居民意愿三者的统一。[注] 陆梦秋:《撤点并校背景下农村义务教育服务半径分析》,《经济地理》2016年第1期,第143-147页。有调查表明,当步行超过15分钟时,大部分家长会产生不便感,[注] 李菁、黄大全:《学前教育资源空间分布现状与优化——以北京市西城区为例》,《学前教育研究》2014年第5期,第3-10页。一般的园所服务半径不宜超过300米,但是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对于交通不便的地区,从空间距离入手确定服务半径较为合适;而对于交通较为方便的地区,合理的服务半径应该根据时间距离而非空间距离计算。[注] 刘善槐:《我国城镇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研究》,《教育研究》2015年第11期,第103-110页。为了更科学、直观地分析幼儿园的布局,通过GIS配套的开发组件,构建幼儿园空间分部信息系统,通过此系统可以模拟住所到园所的最近路径选择,同时可以综合考虑地形、经济、交通区位等对教育资源的影响,计算学前适龄人口与学前教育资源的协调度,评价幼儿园的可达性,为政府确定幼儿园的服务半径和空间布局优化提供定量分析和决策依据。

Status Quo,Problems and Optimized Path of KindergartensDistribution in Beijing:Based on Spatial Analysis by GIS

Hong Xiu-min, Ma Qun, Zhong Bing-ling

Abstract Confronted with the issue of admission under a new situation, the top priority is constructing public service system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ece) with rational layout. This study employs GIS, taking Beijing as an example, to analyze the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kindergartens, includ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distribution of kindergartens and population. The results are that the distribution of kindergartens does not exactly match the distribution of preschool-age population. They unevenly distributed among regions, failed to form a contiguous network and bore the service pressure.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supply and demand would be intensified if not adjusted timely. Thus, some suggestions concerning scientific planning of the distribution of ece resources and balancing resource allocation among regions are proposed.

Key words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distribution of resources, GIS, Beijing

中图分类号:G619.2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142(2019)02-0158-11

收稿日期:2018-10-12

作者简介:洪秀敏,女,福建漳浦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研究所教授,教育学博士; 马群,女,江苏南京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学前教育研究所硕士研究生; 钟秉林(通讯作者),男,北京市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5)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急管理项目“‘全面二孩’政策下基础教育资源配置风险预警研究”(项目批准号:71742006)成果之一。

(责任编辑:子聿)